您所在的位置是:印象河南网 >> 郑州 >> 走进郑州 >> 印象郑州 >> 浏览郑州

“郑州水系,沟通天下”系列之二 荥泽、圃田两大湖声名远扬

2013/10/24 12:00:09 点击数: 【字体:

“郑州水系,沟通天下”系列之二 荥泽、圃田两大湖声名远扬

郑州生态水系规划总布置图。从这张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郑州各条河流的流向。郑州北部和东部,是河流汇聚之处,这两个地域,正是古代荥泽和圃田泽所在位置。

“郑州水系,沟通天下”系列之二 荥泽、圃田两大湖声名远扬

位于惠济区古荥镇的荥阳故城。荥泽就在该城东南区域。

 

  “郑州水系,沟通天下”系列之二

  □首席记者 姚伟 特约撰稿 贾宝倩 文图

  引子

  PREFACE

  一张郑州地图上,道路和行政区划统统淡化为背景,河流水系被凸显出来。所有河流的起源、走向、汇聚关系清清楚楚,尽收眼底。

  郑州水务局副局长刘德坡的办公室里,“郑州市生态水系规划总布置图”十分醒目。

  在这幅地图前,我凝神注目良久。这段时间跑了不少河道,但各条河的位置关系还是稀里糊涂,直到看了这幅地图,才了然于心。

  郑州的地势西南高东北低,水往低处流,河流的大方向都是自西南向东北,西边的索须河、贾鲁河走得最远,都是将近黄河大堤时折向东南;金水河、熊儿河、七里河、潮河则一字排开,几乎平行地奔向东北方向,先后在郑东新区一带注入东风渠,然后携手向东南投入贾鲁河。

  从这个水系图看,郑州的地势有两个低洼区域,一是索须河、贾鲁河流向的北区,一是所有河汇聚的郑东新区高铁站以东。

  千百年,郑州的生态环境变化巨大变化,但却也没有“天翻地覆”,大地的高低起伏,大体上与两三千年前相似。

  按照史志记载,郑州一带曾有两个大湖——荥泽和圃田泽。如今众多河流为我们揭示的低洼区域,与文献记载的两大湖位置基本吻合:荥泽在郑州之北,大约就是索须河、贾鲁河流向的地域;圃田泽在郑州之东,正是如今众河汇聚之处。

  这两个大湖在古代名气很大,《禹贡》、《诗经》、《水经注》等典籍都有记载。

  济水斗黄河

  “溢”出荥泽

  荥泽在古代很有名,不仅因为《尚书·禹贡》、《史记·夏本纪》等典籍都说到它,更因为关于济水的争论让这个湖格外引人注目。

  济水与黄河、淮河、长江并列为古代“四渎”。所谓“渎”,即独立入海的河流。济水起源于豫北济源,经郑州向东,在山东入海。山东济南、济宁等都因这条河得名。但济源的济水与山东的济水是不是一条河?这个问题曾长期争论不休。

  发源于济源的济水,位于黄河以北,而郑州至山东的济水,则在黄河之南,如果是一条河,那么这条河就与黄河形成了十字交叉。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济水在温县注入黄河,与黄河合流二三十里后,黄河折向东北,济水从黄河中分了出来,沿着现在的黄河河道东流,在郑州北边汇聚成荥泽,再从荥泽中分出,继续东流。

  济水真的穿越了黄河吗?一条河,怎么能横越另外一条河流,若无其事、毫发无伤?古人对此做了种种解释,有人说是济水其实是流入地下,过了黄河后再从荥泽漫涌出来;有人说济水清而黄河浑浊,因此能从黄河中流过来。这些说法神乎其神,古代也有很多人质疑,潜入地下一说,近乎臆想;而因为水清而穿越黄河之说,也毫无说服力。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认为,所谓济水穿越黄河,其实不过是黄河北岸有一条河注入,而下游不远处黄河又分流出一条河,因此发生了误会。郑州到山东的济水,其实是黄河的支津(注:支津不同于支流,支津是从大河里分流出来的河,支流则是注入大河的河),与黄河北边的济水没啥关系。

  这个误会闹得有点大。“济者,济(意为横渡)也”,济水之名,就是因横渡黄河而来;这条河因误会被尊为“四渎”之一,济南、济宁也因这个误会得名,并沿用至今。

  不过,荥泽的形成,大约也与济水注入黄河有关。《尚书·禹贡》、《史记·夏本纪》记载:“(大禹)导沇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晋地道志》说得更具体些:“济自大伾(位于今荥阳汜水镇西)入河,与河水斗,南泆(即溢)为荥泽。”

  也就是说,济水在北边注入黄河后,与黄河水激情相撞,导致水量大增的黄河在南边某处漫溢,分出一条支津,然后汇聚成荥泽。

  郑州北部曾为浩渺大湖

  沿大河路向西,将要到惠济区古荥镇时,突然出现一段上坡路,爬坡上来,我们的“海拔”已比刚才高了二十来米。

  这个“台阶”从广武山下(如今郑州人俗称为邙山头)斜向东南,直到郑州市区附近,“台阶”上是豫西山地,“台阶”下则是黄淮平原。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曾来郑州考察这个“台阶”,指出“台阶”下的平原海拔为95米,“愈东则愈低”。按照古籍记载,大名鼎鼎的荥泽,应该就在“台阶”以东的平地上。也就是说,今天的惠济区政府、河南省体育中心、老鸦陈、京广快速路北段,可能都曾荡漾着荥泽烟波浩渺的水面。

  荥泽的具体方位和大小,历来有不同说法,或许各有所本,但《水经注》无疑是最为权威的依据。古代黄河在汜水一带流向东北方向,广武山与黄河还有相当远的距离,按照《水经注》记载,济水从黄河分出后,在广武山北边东流,至今郑州黄河游览区转向东南,先后接纳了砾石溪水(即今枯河)、索水(即今索须河)。

  《水经注》说,索水自西向东,流经荥阳县故城(今古荥镇)南,然后转而向北,“北迳荥阳城东,而北流注济水。”

  汇合了索水之后,济水在荥泽北边东流,随后注入了荥泽。当时荥泽北岸,自西向东有几座古城,即垂陇城、沙城、宅阳城等,在宅阳城一带,济水从荥泽中流出,继续东行。

  按照古籍记载,垂陇城在古荥镇东边20里,而垂陇城东面的荥泽北岸,尚有沙城、宅阳城等古城,也就是说荥泽的东西宽度,当在30里左右。

  按照郦道元的记载,可知荥泽的北岸在今大河路一线,西岸在古荥镇东“台阶”下,东岸大约在中州大道,南岸郦道元没有提到,研究者一般认为在今五龙口一带。随周边地形高低,荥泽呈不规则形状,总面积当在100平方公里左右。

  周宣王行猎圃田泽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庞,驾言徂东。田车既好,四牡孔阜,东有甫草,驾言行狩……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诗经》的这首《车攻》,写的是周宣王行猎圃田之事。

  周宣王“内修政事,外攘夷狄”,是西周中兴之主。他这次行猎圃田泽,史书上多有记载,如《墨子》说:“周宣王会诸侯而田于圃,车数万乘。”这么大动静,当然不只是为了打猎,其实是为了会合诸侯,重立王朝威仪,是西周历史上的一件大事,“盖此举重在会诸侯,而不重在事田猎。不过藉田猎以会诸侯,修复先王旧典耳”。

  《诗经》中涉及田猎的诗很多,但描写场面之宏大,首推此诗。这首诗写战马精良,猎车牢固,人欢马叫,旌旗蔽日,尽显周王朝威武。

  圃田泽在古代名气很大,不仅是因为宣王行猎和这首《车攻》。这个湖泽面积巨大,被列为天下“九泽”之一,被尊为“豫州之薮”。

  与荥泽不同,圃田泽的方位和规模,史籍记载大致清楚,而如何形成湖泽却语焉不详。古籍只提到圃田泽“上承管县胡家陂”,这个“胡家陂”如今已难以考证位置,大约是郑州众多河流汇聚而成,有水道与圃田泽相通。郑州河流中,最东边的潮河曾直接汇入圃田泽。此外,荥泽、圃田泽相距不远,应该也有水道相通。

  圃田泽直到清代还存在,所以其方位和大小记载得很清楚,《水经注》说,这个湖泽“东西四十许里,南北二十许里,东极官渡,西限长城,北佩渠水”。

  所谓长城,指魏国修筑的防御秦国攻击的长城,大约在今高铁站一线。圃田泽就在高铁站到官渡之间,面积200多平方公里。如今的陇海铁路、310国道、郑开大道,均从原圃田泽中穿过。


责任编辑:M005文章来源:大河报(2013-09-26)
0
相关信息 没有记录!
著名人物 没有记录!
精彩展示 没有记录!
评论区
友情链接 商都网 中国网河南频道 印象河南网 新华网河南频道 河南豫剧网 河南省书画网 中国越调网 中国古曲网 博雅特产网 福客网 中国戏剧网 中国土特产网 河南自驾旅游网 中华姓氏网 中国旅游网 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网 族谱录 文化遗产网 梨园网 河洛大鼓网 剪纸皮影网 中国国家艺术网 庆阳民俗文化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