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是:印象河南网 >> 开封 >> 开封风情 >> 特色访谈 >> 浏览开封

品读开封:开封府文庙 曾六次被黄河水淹

2015/5/14 12:02:32 点击数: 【字体:


品读开封:开封府文庙 曾六次被黄河水淹


    2014年9月,位于文庙街东头路北的为迎接世界客属第27届恳亲大会在开封举办而兴建的珠玑巷文化工程已近尾工。当9米高的孔子塑像在开封府文庙遗址之上高高耸立起来的时候,人们仰望双手合于胸前、目光睿智的孔老夫子,“至圣先师,万世师表”之敬呼仿佛仍在九天回响。这里曾是清顺治九年(1652年)知府朱之瑶迁建的开封府文庙,当时为“东庙西学”,即文庙在东、庙西为儒学,真个是仁义明伦、合礼昌明、庙学皆盛。

    1.从“批林批孔”运动中的一份大字报说起。在“文革”中有一场突如其来的“批林批孔”运动,笔者在一所高校的大字报栏上,看到一份“揭老底战斗队”的批孔大字报,很是吃惊。文字不多,说的是“孔老二是个私生子,其父是个老流氓”云云,虽然当时孔子在社会上已可谓被“批倒批臭”,但由于笔者年轻,孤陋寡闻,更不觉得孔圣人会有如此家世,心中实有七分不信。回到家中忙寻来司马迁的《史记》,查看《孔子世家》,文内竟赫然记有“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一事,大为茫然。遂请教一位学长,他回答了一句话:“圣人也是人!”这句哲理之言令人难忘。光阴如梭,“文革”结束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到来了,对孔老夫子的评价日趋改变。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栏目,孔子、《论语》讲得引人关注,孔子的出身、家世也成为主讲人的一个演讲热点,孔子是个私生子被摆上了大众传媒的台面。虽然此时社会上人们对大千世界中的事物、人物的认识水平都有了飞跃般的提高,但笔者心中留下的那种“揭老底战斗队”的阴影仍驱之不散,直到前两年偶然读到著名历史学家樊树志教授的《国史十六讲》,自己才算开了窍。樊先生在其书的《孔子与儒、儒家》一节中,如此介绍孔圣人:“孔子自称‘吾少也贱’,那意思是说,他少年时家境贫寒,出身微贱。不过另一层意思他自己不好意思说出来:他是个私生子……孔子的父亲叔梁纥六十四时与颜家少女‘野合而生孔子’。所谓‘野合’,按照古人的理解,就是‘男女苟合’,‘野合而生’当然是非婚生子无疑。以往的儒生都自认为孔门弟子,本着尊者讳的立场,百般否认这点,其实是大可不必的。”樊先生在书中对孔子的评价极高:“孔子为儒家构建了一个体大思精的政治伦理体系,具体普遍的永恒的价值,影响之深远,是中国任何一个学派或思想家无法望其项背的。”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到被“批倒批臭”,从衍圣公到孔家店,从尊者讳到揭老底,在我们要说文庙之时,全面正确地了解孔子这位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伟大哲人,很有必要。

    2.从北宋太学国子监到开封府文庙。开封虽然不是孔孟的故乡,但却是距曲阜、邹城最近的大古都,是古代离孔孟故里最近的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齐鲁文化最亲近的中原文化的首善之地。开封正是孔子学说影响最大的地方,鲁昭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17年)和鲁哀公十二年(公元前483年),孔子周游列国时还先后到过开封境内。以东京开封为国都的赵宋王朝,在运用孔孟之道理政治国方面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不少国内史学家和国外汉学家都认为——北宋政治清平、经济繁荣,标志着中国中世纪的结束和近代社会形态的萌发。其表现不仅是坊市分离的结束,更表现出官僚政治取代了贵族政治、文官政治取代了军人政治。科举制度达到了鼎盛时期,得到选用的官吏中出自平民百姓家庭的越来越多。这一切都是以孔孟之道为政治基础和思想基础的。设在东京开封的北宋太学、国子监便是传授儒家经典的国家最高学府的最高教育管理机关。在历代王朝的更迭中,其国都所在之城的文庙或文宣王庙一类祀孔庙宇,与太学、国子监,从功能、作用到称谓,都有一个合署、分离、不同演变的历史。先说太学——据清人周城撰的《宋东京考》卷九记载:“按太学在南宫城之蔡河湾,建隆中立,后为国子监。”太学最初创始于西周,当时还不是完全意义的太学,还与太庙、明堂、灵台等集于一地。到汉武帝“定儒一尊”之后,在长安所建的太学方才成为“国立中央孔子学院”,并兼有“国家教委”的功能。到北宋东京开封的太学,早期人数较少,逐朝在不断增加,到宋徽宗一朝,已“增生徒三千八百人”(见《汴京遗迹志》卷三),规模甚为可观。再说国子监——历史上出现较晚,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年)把原国子学改称国子监,专门管理教育与太学并存,且一同研习儒家经典。北宋东京开封的国子监,有时也称国子学,有时国子监还与太学互称。我们见到的有关古籍中和今人的学术文章中都有这种说法。太子与国子监,二者其实既有相同的功能,又有不同的职能,二者以及各级官学与文庙都姓“儒”,它们有着既紧密又微妙的关联。所以我们在绝大多数的史志类书中于“寺庙”一栏里根本查不到文庙。像汴京文庙,在《汴京遗迹志》一书中,就不在卷十一《祠庙庵院》之内,而记载于卷三《官署二》中。至于北宋东京当时有无国家级的文庙和开封府文庙,似乎还是个问号。当时的太学、国子监既兼有国家(宋廷)和地方(开封府)的教育管理和儒学传授,还兼有文庙的功能。文庙的功能说白了,空间上就是学校大礼堂,是行施祭拜孔子之礼的地方。为何各地学、庙常常相连一体,也是个中一个原因。

   到北宋后的金,汴京文庙已从与太学、国子监的混合体中独立出来,这在李濂的《汴京遗址志》中有明确的记载。金代贞年间,金人为抗御蒙古将原东京内城扩大,北宋时太学旧址原在朱雀门外附近,由于在扩城的拆迁范围之内,被迁移进内城的东南城下,名称也由太学改为文庙。对此时的文庙,宋末元初周密所撰的一部史料笔记《祭辛杂识》中有生动的史事传闻记述:“文庙居汴水南,面城背河,柳堤莲池,尚有璧水遗意。”又曰:“汴京天津桥上,有奇石一大片,上有自然华夷图,山青水绿、河黄路白,粲然如画,真异物也。近闻移置汴京文庙中作拜石矣。”这两段文字,不仅让我们窥视到开封文庙诗情画意般环境的一瞥,还是我们看到的史籍中最早的“汴京文庙”。这座居汴水之南,金贞元年(1213年)的汴京文庙,在元至元元年(1264年)改建为汴梁路学,此后学庙屡遭洪水淹没,先是元至正四年(1344年)黄河决口汴梁,学宫被淹;明洪武三年(1370年)改称开封府儒学,洪武二十年(1387年)、二十三年(1390年)河决开封,府儒学两次被淹;明永乐五年(1407年)开封府儒学移建于丽景门(宋门)内西北,明天顺五年(1461年)黄河决口土城,开封城内洪水深丈余,府儒学又被淹没;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官军先决口黄河,水淹闯王农民军,后闯王农民军决口水淹明官军,开封全城毁灭,文庙随之全部淹没于地下,直到清顺治九年(1652年),开封知府朱之瑶将文庙移至今文庙街处。其间,开封府文庙达到了北宋之后的又一个昌盛期。据《开封市胜迹志》载:“当时文庙内有大成殿七大间,非常高大(殿内敬塑孔子、四配、十二哲之像)。孔子像前竖有‘大成主圣先师孔子神位’,孔子像头戴十二旒冠冕,身着十二章王服,手执镇圭。四配为:复圣颜回、宗圣曾参、述圣孔、亚圣孟轲。——笔者据史料记),东西庑各七间,后有启圣祠三间,前有戟门三间,棂星门三间,外为泮池,左右建‘圣城’‘贤关’二牌坊,街东西建‘德配天地’‘道冠古今’二牌坊。”其中棂星门、泮池是全国文庙统一的标志物。开封府文庙的泮池石栏环绕,是标准的半圆孤型,不知为何距北移前的棂星门就超常之远,位置在原开封一高红楼后边学校后墙处,上个世纪50年代尚有泮池栏柱在。老一高的师生都为红楼及校北半部地形明显低洼不解,不知是否与泮池有关。旧时地方学宫称为泮宫,儒生考取府县儒学生员即所谓秀才,名为入泮或游泮,由来于此。清代的开封府文庙,可谓建筑“巍乎焕然”,庙学“仪冠中州”。谁知还是难逃洪祸之灾,走向末路。张家顺先生在《重修文庙碑廊记》(2014年10月10日)中感叹:“惜道光时,又遇水患,庙学毁败。”

    北宋以后的开封府文庙,三移其址、六次被淹,悲哉,如此文圣之地为何遭此命运,已经不是传统的风水问题,不觉让人想起儒家著名的“天人合一”观,让人联想到古城开封的兴衰与黄河的关系。文庙六次被淹,全部是因黄河决口洪水进城。作者:汴浚
 

责任编辑:C006文章来源:河南省旅游局信息中心(2015-05-07)
0
下一条:没有了上一条:《水浒传》中为何多次提到大相国寺
相关信息 没有记录!
著名人物 没有记录!
精彩展示 没有记录!
评论区
友情链接 商都网 中国网河南频道 印象河南网 新华网河南频道 河南豫剧网 河南省书画网 中国越调网 中国古曲网 博雅特产网 福客网 中国戏剧网 中国土特产网 河南自驾旅游网 中华姓氏网 中国旅游网 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网 族谱录 文化遗产网 梨园网 河洛大鼓网 剪纸皮影网 中国国家艺术网 庆阳民俗文化商城